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男老师的处男身
男老师的处男身

男老师的处男身



  「老师,是我的大还是徐凌的大?」徐睿强力摆动着腰腹,硕大的肉棒在一
片白皙柔软的臀瓣间进出,淫靡的水声令人面红耳赤,他的汗水顺着赤裸的上身
流下,没入毛发茂盛的大腿根部,又汇入两人交合在一起的泥泞私处。

  秦磊被操得几乎灵魂出窍,臀瓣被猛烈的撞击弄得一片粉红,身体爽得打颤,
口里淫声浪语不断。他上身穿着整齐的衬衣,胸前一片濡湿,也不知是汗液还是
津液,下身的西装裤松松垮垮地垂在脚踝处,内裤撕烂了被丢在一边的课桌上。

  夕阳渐渐没入地平线,偌大的教学区只剩下这一间教室亮着灯,糜艳的操干
声在这个寂静的时候显得更加淫乱。

  「老师,不要只是浪叫,快说,我的大还是徐凌的大?」徐睿拍了拍秦磊充
满弹性的屁股,将自己发烫的肉棒又深入了几分。他早知道身下这个淫乱的老师
早被人玩坏了,他心里嫌弃秦磊下贱,但是仍忍不住一次又一次扒下这个外表清
高的骚货的裤子,干进那个让他欲死欲仙的小穴,操中他的骚心。

  秦磊被操得嘴巴都合不拢,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但他知道假如不回答
徐睿的话,这场性事绝不可能轻易终结。他趴在讲台上,控制住因快感而颤抖的
声音,「你的大,小睿更大……」

  徐睿听了心里一喜,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又狠狠撞了几下,「真的吗?」

  「是真的……」秦磊只觉得自己要被操得脱肛,「小睿的更大、更粗,但是
小凌的……更长……」

  「操,真是个贱货……」徐睿眉头一皱,抬腰将秦磊狠狠地往讲台上撞。

  秦磊吃痛,但后穴处却爽得几乎升天,他大叫着,眼前白光一闪,将浓厚的
精液喷射在讲台上,有些甚至射到了粉笔盒里。秦磊看着几个小时前还整齐的讲
台现在变成这样,脸一红,心里却得到极大的满足。

  徐睿见他射了,也不坚持,猛操了几下,将秦磊翻过身来,将自己的精液射
在秦磊的脸上。白稠的液体喷了秦磊满脸,有些甚至沾在秦磊漂亮卷翘的睫毛上。

  徐睿爱极了他此时的模样,用手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刮了点秦磊眼睫上
的淫液,塞进他嘴里,「乖,吃下去。」

  秦磊看了看徐睿,只觉得此时的少年温柔得不真实。他呆呆地张嘴,听话地
将少年手上的淫液舔食干净。

  徐睿满意地勾起嘴角,俯身在这个清秀男人的嘴角亲了一下。

  秦磊仿佛被蛊惑,伸出手臂环住徐睿的脖子,和他深吻起来。

  「老师!哥哥!你们在干什么!」戴着黑框眼镜捧著书本的少年突然出现教
室门口,他惊讶地张着嘴,俊秀的脸庞居然和教室里名叫徐睿的少年长得一模一
样。

  「干什么?」徐睿回过身看向他,挑了挑眉,「当然是干你最亲爱的秦老师
啊!」

  ……「小……小凌!」秦磊看到徐凌一惊,不由朝着徐睿身后躲去。但徐睿怎么
会放过他,一把钳住他的下巴将他抱在胸前,将他涂满精液染着红晕淫靡不堪的
脸朝向徐凌。

  「徐凌,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敬佩的秦老师。」徐睿一边舔吻着秦磊的耳垂,
一边说道,「你知道这个看起来清高孤傲的老师每天上课的时候屁股里都塞着跳
蛋吗?你以为他是胃病发作?不,那只是我调大了开关。」

  徐凌瞪大眼看着秦磊,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你知道这个看起来认真负责的老师每天放学不是在批改作业而是在教室里撅

  着屁股像只母狗一样等着我操吗?你以为你是他的第一个男人?真可笑,他
可是骚得每时每刻都希望有男人能操烂他。「

  「你说谎!」徐凌张大嘴,突然向徐睿扑过去,想要将秦磊抢过来。但徐睿
怎么会让他如意,他抬起一脚,就将徐凌踢倒在地。

  「你不相信我没关系。」徐睿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粗大的肉棒塞进秦磊糜
艳的花瓣里,「让你的秦老师自己说吧。」徐睿放开秦磊的下巴,猛力抽插起他
的肉棒,粗大的利刃在秦磊脆弱的花径间进出,粘稠的液体声和肉体间的拍击声
既刺耳又刺激。

  「说!」徐睿握住秦磊的玉茎,不让他发泄,「老师,快告诉徐凌,你是一
个欠操的骚货。」

  「不……」秦磊呻吟着,眼泪流出眼眶。

  「不要违逆我,快说。」徐睿狠狠的掐住秦磊的尿道口。

  「我……我是欠操的骚货……我是淫荡的母狗……」

  徐睿满意地松手,一股浓厚粘稠的精液从秦磊小巧的肉棒中喷射而出。

  「你看你写的什么!花瓣!还花径!要不要我拍一张你屁眼的照片给你看看
啊!」邵昕磊一边在电脑上看着李萌写的小黄文,一边蹂躏着李萌柔软的头发。

  「你不懂!现在的耽美肉文就是这么写的。」李萌想打开邵昕磊的手,无奈
力气不够,只等忍气吞声地嘟囔着。

  「这么写怎么可能撸得起来啊!」邵昕磊皱皱眉。

  「这是写给女孩子看的,他们又不撸,就看着好玩。」李萌争辩。

  「卧槽,现在的女孩子真重口。」邵昕磊感慨的抿抿嘴,「不过这小母狗不
错,萌萌,叫两声。」

  「去你的叫两声!」再柔弱的性子现在也得爆发了。

  从今天早上起,邵昕磊就不知道抽什么风,一定要对他上次传错给他的小黄
文进行点评,这一点评就是一个上午!本来写个耽美肉文就不讲究科学,而且李
萌又没有实战经验,光靠看GV和其他肉文的基础才能动笔。他一开始还兴致勃
勃地听邵昕磊讲,可总是这样挑错和调戏真是够了!

  「又不是写给你看的,你爱看不看!」

  邵昕磊看他怒火冲天的样子,还是云淡风轻地勾勾嘴角,「我这不是想帮你
提高吗?你看写小说戏剧最重要的就是矛盾冲突,就算你写这种小黄文也是一样
吗。」

  嗯?好像有道理。李萌撇撇嘴,又坐好,安静地听起来。

  「你的人物设定是老师和学生,地点定在学校,这非常好。因为这两种东西
在我们心目中都已经有了固定的形象,是严肃,纯洁的。但你却破除这种既定认
知,把师生乱伦,教室做爱添加进去,自然能调动读者的兴趣,让人感觉到兴奋。
而且三角恋一直是文学创作长盛不衰的主题,复杂的人物关系能够调动读者的探
知欲。读者希望继续看下去,这就是一篇成功的小说。」

  真的吗?李萌愣了愣,自己写小黄文从来不考虑这种东西啊。老师学生不是
肉文的热门题材吗?也就是跟风写一写啦。但既然邵昕磊这么说了,李萌摸了摸
鼻子,「你以为小黄文很好写吗!我也是经过深度构思的好不好。」

  邵昕磊瞧着他那小样笑了笑,「不过,我觉得这还不够。」

  「不够?」

  「是的。你的冲突并没有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普通的三角恋并不能引起
读者的兴趣,因为这种题材已经太泛滥了,你要有一些创新。」

  好……好牛逼的感觉,「怎么创新?」

  「徐凌,你看清了吗?」徐睿轻轻一笑,「这就是你喜欢的人的模样:下流,
淫荡。」

  徐凌捂着嘴,流着泪,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和徐睿一直是两种性格的人,假如他是光的话,徐睿就是暗,他的世界里
从来不曾见到这样的阴暗残忍。

  徐睿没精力却照顾他的情绪,他将肉棒拔出来,踢了踢秦磊的屁股,「爬过
去,照顾一下你的小男朋友。」

  秦磊已经失去了神智,或者说从他被徐睿调教开始的那一天,他的理智就已
经完全丧失。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哪怕像狗一样跪着被他随意操弄,失去尊严
和人权地肆意玩弄,只要徐睿高兴,他就觉得值得。

  他一步一步爬向徐凌,弓起腰,用嘴巴一点一点地拉开徐凌的裤链,透过薄
薄的内裤用唇舌摩擦徐凌鼓起的性器,直至那层布料全部濡湿了,他才用牙齿咬
开徐凌的内裤,将他硕大的性器吃进嘴里。

  「老师……你为什么这样……」徐凌仿佛被钉子定住,不能动弹,他流着泪,
看着原本高雅俊秀的老师被欲望附体,做着下流不堪的举动。

  秦磊抬头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嘴唇,他的声音轻地耳不能闻,「谁叫你是小
睿心里的人,我要为小睿将你拉下地狱。」

  「怎么样!」李萌将改好的文章献宝一般给邵昕磊看。

  邵昕磊皱了皱眉,「什么光啊暗啊,拉下地狱又是什么!你脑袋里在想的是
什么!还有你的性爱描写翻来覆去就只有这几种吗?看都看腻了。」

  「我才要问你脑袋里想什么呢!为什么哥哥要喜欢弟弟,老师是故意勾引弟
弟的!」李萌「啪」的一声将笔记本盖上,站起身来,「是不是你喜欢邵哥!我
就奇怪我们两个谈恋爱你为什么要插一脚!」

  「你乱说什么!」邵昕磊也惊得站起来,「我怎么会喜欢那个棺材脸!至于
插一脚……我……你……你夺了我的处男身你要对我负责!」

  「什么处男身!」李萌气得脸都红了,「处男身很了不起吗?我还没怪你夺
了我的处男身呢!」

  「我……我会负责的。」邵昕磊看着他,认真地说。